幸运吖Ming同阿但君

《贺天居然有个崽》完结

阿阿一朵小红花:

  小猴子捂着耳朵,躲在阳台门后瞅着贺天。


贺天手里拿着粗长的连珠炮,拿出叼着的烟点了点尾部,火花嗤的一路冒上去。他回头看小猴子:“儿子,过来拿着。”


“……害怕QAQ。”小猴子可是连火柴都没玩过的乖孩子。


“过来,有什么好怕,特好玩。”话音一落,手里的炮仗一声清啸,对着天空噼噼啪啪的连发十几下。贺天对儿子招了招手:“来。”


小猴子走过去接住炮仗,使了劲的抬高往天空放,炮仗后坐力不小,小猴子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开心的咯咯笑。


声音那么大,拿在手里啾的一下窜到天上,对小孩子来说确实好玩又刺激。


红毛端着菜出来说:“差不多行了,一会儿房东该来找我了。”小区里明令禁止放烟花炮仗的。


贺天稍微收拾了一下阳台,说:“我还留了几个,要不要玩?”


“要要!”小猴子扒着贺天的腿说:“妈妈给我玩。”


“小孩子玩火,半夜要尿裤子。”红毛拧了拧他的脸:“去洗手,吃饭了。”


“灶神也请好了?”贺天给小猴子拿手巾,顺便帮红毛把围裙解了,看着被牛仔裤包着的挺翘屁股,他捏了又捏。


“贺天!”红毛低声警告他:“又不没摸过,别当着孩子面摸。”


“行行,老公说啥都对。”贺天一脸淫笑,别说小猴子学的有模有样,看贺天这样笑,小猴子也跟着学,两只黑眼睛笑的弯成月牙。


红毛给小猴子倒了点椰子汁,提前温过的,里面放了点山楂,酸酸的很开胃。


贺天打了个响指:“柜子里有红酒,上次带过来的。”


红毛点点头:“拿出来吧,过年多喝一点无所谓,你也放假了吧。”


贺天笑道:“谁敢不给我放假?”


啧……真不爽。红毛自己还要掰着手指给员工算年终奖,然后给蛇立交地皮费,保管费,那个周扒皮,压榨他毫不留情。


红酒很清甜,但是后劲大,两人边说边喝,红毛酒气上的快,脸上马上就红了一片,眼神也不是那么清亮了,迷迷朦朦的瞅着贺天。


“你笑什么?”他望着贺天说:“GAY里GAY气的。”他又看着小猴子:“你怎么也笑老爸?”


“哈哈哈……”小猴子嘴边上一圈奶,他指着红毛的脸说:“爸爸的脸像苹果!”小猴子四处望望,从厨房里抓了个大番茄放到红毛手上:“像番茄一样红。”


“……乖。”红毛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脑袋,他觉得他是没有醉的,他只是有点犯懒。


贺天已经在收拾桌子了,小猴子也跟着贺天把椅子推到桌子边上,就剩下红毛靠子椅子手里捏着一个番茄,闭着眼睛犯困。


红毛以前最多了啤酒,度数低但十几瓶也能醉,红酒就喝的少了,毕竟又酸又甜他不是太喜欢。不过他那一口闷是把自己给喝懵了。


把厨房弄干净了,贺天一把拎起小猴子,翻了翻孩子要穿的衣服,给他开热水放水在小澡盆里洗白白。


贺天挽着袖子蹲着给小猴子擦背,小猴子捏着小鸭子在里水玩,“小猴子晚上自己睡好不好?”


“不好。”


“听话。”


“小猴子要压岁钱。”小猴子回过头望着贺天:“妈妈,小美说她麻麻都给三千的。”三千到底是个什么数呢……能买多少糖吃呢。


“行啊,我给你一万。”反正你都要还给你爸的。“你乖一点,我天天都给你。”贺天擦干手指,拿出皮夹打开,里面一票大红钞:“自己睡?”


“哦……我要和娜娜姐姐说话……”小猴子戳着手指说:“要娜娜姐姐讲故事听。”


“这么晚了,娜娜早就睡了,明天带你去游乐园?”


“那我要和奶奶说话。”


“奶奶年纪大了,要休息的,你看你爸爸,这么早就睡着了。”


“哦……”小猴子乖乖的应了,被贺天抱出浴室的时候还很乖的对客厅的红毛说:“爸爸我睡啦。”


红毛的眉头动了动,还是懒懒的不想睁眼。窗外的烟花升起,在夜空中灿烂一瞬,每好的一年即将到来。


底下一悬空,他就被贺天整个抱回了卧室。


脖子马上被啃了几口,红毛睁开眼看了看他,又闭上眼:“贺天,要是我以后都生不了呢?”


“不强求,连小猴子都是我最大的惊喜。”贺天抚着他发烫的脸,轻柔的鼻息让红毛不由的扭了扭去不想配合。


他侧过身来,把头埋进贺天怀里,选了一个最为舒服的姿势:“贺天……”


“恩?”男人静静的看着他绯红的脸颊:“怎么了?”


“贺天啊……”


“恩。”贺天的下巴轻轻的蹭着怀中人头顶上的发旋:“我在呢。”


“……总觉得事道无常……其实,我应该谢谢你……”红毛伸手搂住丈夫的腰:“我是应该谢你的……”


“谢我什么?”


“……啊,小猴子啊,他是天使……”由意外产生,却融入在他的骨血中。


“我差一点……”他蹭着贺天的衣领,一滴眼泪落了下来:“差一点就要……失去他了……”


该说是巧合还是天意,如果不是贺天的资助,他到现在恐怕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孩子去了哪里,是无人照料被冻在冰库深处,还是被有心或者无心的人收养……如果遇到的是好人就好,可要是遇到了坏人……他想都不敢想。


“我也差一点失去了你。”贺天捏着红毛粗糙而带关薄茧的手:“揍我要不要?”


“有本事给我掐鸡鸡。”红毛是真的醉了,他在贺天怀里又哭又笑,眼泪鼻涕混成一团:“我还是后悔当初会碰见你。”


贺天狡黠一笑:“我不后悔啊。”


“……你他妈真是个混蛋。”红毛伸出手去掐他的胸口,是的,捏着最脆弱的那一点掐:“混蛋……”


“嘶……”贺天一脸似爽非爽的样子,他咬着红毛的耳朵说:“亲爱的我要被你掐坏了……”


“掐坏了就去植个假胸,呵呵,你不是特别爱当慈爱的妈妈吗……”红毛已经把心里话开始往外倒了:“真想当妈晚上给我草啊……”


“你占我便宜那么多还不够啊?”贺天抱着他,两人黏呼呼的缠在一块,呼吸都是交错的:“你炒菜我洗菜,你收盘子我洗碗,你给孩子铺床我给他洗澡,我都快全能了。”


他很骄傲,少爷的脾气也甘愿被支使。


他闻着红毛身上的酒气,也觉得自己要被甜醉了,冷不防下面被一把捏住:“……嗯?”


“长的大有什么了不起……生儿子还不都靠我……”红毛又戳着贺天的额头,他仰着脸,轻皱着眉头睨视贺天,成熟又英挺的相貌引的身下人小腹邪火乱窜:“给老子听话点,好好对小猴子,要不然我就踹了你。”


“好好,我什么都听。”贺天觉得自己就像那个古代的周幽王,莫关山要是对他有什么要求,他什么都答应,什么都想给他。


他要被莫关山迷死了。


他知道莫关山的害怕,就像那一次,大人带着小猴子出去玩,却正好碰到团伙作案的人贩子,莫关山抱着孩子被推倒在地也不肯放手,别人都因为他是B很难相信他会有孩子,人贩子以他是神经病为由想抢走小猴子,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一个路人敢出来说话。他的律师一直有悄悄跟着父子俩,所以打了电话警察很快解决了。


那之后,莫关山就把小猴子看的更牢了,小猴子那次被吓坏后,也没有以前那样古灵精怪了。


贺天知道,无论他怎么承诺,莫关山都不会完全的相信他。


没关系,他可以等的,他们三个已经分不开了,十年,二十年,到了七老八十以后,莫关山还敢不信他吗?


喝醉的男人已经浸入梦乡,嘴角还带着一丝才威胁完人轻松的笑容,他耳边好像一直有人在说话,声音中伴着笑意,不聒噪,很好听。


贺天抓着莫关山的手交握着,无名指上都套着当初的婚戒,细碎而精致的钻微微闪耀,贺天淡淡的笑着,眼底带着一丝哀伤。




END


完结了,很舍不得,喜欢开放式结局就这样写了,恐怕会让人不满意,但我决不认为这是烂尾,我早就把结局想好了。


轻易的原谅从前伤害过你的人吗?我可没这么善良,所以我笔下的人也不会太友善。


把人困在身边一辈子很过份吗,当然了,所以贺天得再晚十几年才能得到他想要的。


人物性格我已经很努力的按我所想的去描写了,讲真漫画让我很惊喜,我还在想,贺红被官方认定还要再两年呢,没想到我们毛毛果然很励志啊


我废话特多,原谅我吧,毕竟是完结了,让我多说几句


其实写到一半时有不少人表示要弃文了,太虐了,设定太奇葩了,毛毛犯贱之类的评论表示要放弃我了,我心里有点难过不过也坚持原设定不动摇


我有的时候在想,我写东西,到底是为自己还是为了同样爱着一个CP的你们,我得到表扬我会高兴,我看到我想要的评论我会兴奋到不行,我能写完贺红,都是因为爱我的人一直在支持我鼓励我。


原谅我平常很不在评论里面回复你们的话,不是我没看到,也不是我想装高冷,只是我话特多,怕说太多会剧透,所以一般都憋着不说话23333


谢谢你们,鞠躬

评论

热度(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