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吖Ming同阿但君

《驯养》五

阿阿一朵小红花:

出发前,莫关山把自己收集过来的一些有用的草料或者香料包好放在背篓里,能穿的兽皮都穿上,秋天了,风也渐渐的凉了起来,真正的黑瞳部落离这里非常远,上次贺天出门只是去探查方向,如果他们想去那个深山部落中,必须得赶在冬天之前到达。


贺天默默的背上一个煮饭的大石锅,他特别喜欢这个,莫关山能用它煮特别好吃的肉汤,当然石头随地都有,可是他就是要背这个回家。


莫关山和贺天背着行李走进草原,草叶子变的枯黄,从半人高到已经萎缩下垂,他望着那个小小的山洞口,心里突然有一丝的留念。


要是被见一知道了,应该会很生气吧……不过做为上城的子民,就算知道那不是个好地方,他也不会有半分畏惧,因为……


他看着贺天从河里拽出那个变成人形的大鱼,石化的那半只手臂猛的一拳击在大鱼脸上……


因为他的男人会保护自己,不会让自己受到半分伤害。


展正希在贺天的指导下,在周围摆上能量矿石,他端坐石头中间,眼中略带好奇的看着见一转着他祈祷。


“这样能行?”


“大概?反正这回我有把握抓到那个捣乱的家伙。”依着上次那家伙扔过来看夜光石头,他打算以这些石头为媒介……大约是能成功的。


“准备好了?”他看着展正希,“假如有什么不对,你就拔剑杀了他。”


见一用食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小圈,划开空间后,他把右手伸进了圈里。


大鱼正在睡觉,突然一股巨大的吸力把它生生扯了过去,它挣动着四肢和触手,哗啦一声,从湖上悬空起来。


他听到人类在说话的声音。


“卧草,什么东西……”


“噫,老子的密恐症要出来了,想吐,送走送走!”


“呕……”


迷迷糊糊的被送到空间裂缝的蛇立:……??


因为贺天莫名而来的好心情,似乎并没有被中毒的手臂影响到,莫关山不禁问他:“你怎么了,笑的这么阴险。”


贺天温柔的看着他:“我们的孩子,快出来了。”


莫关山:“……哈?”


贺天拿出一块白色如棉絮般的东西,他解下大锅,去盛了点水:“等月升起的时候,他就出来了。”


白色的棉絮放进水里,立刻涨大成一团气泡,气泡上半透明的膜上有着絮状物粘着。


什么……东西,好像鱼膘啊……


莫关山皱着眉头,十分不解……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男人也会生?


见一怎么没有告诉过他,就算见一不说,他从小到大,见到都是女人生的。他知道孩子会从哪里出来,可他又没有那个,他怎么会生的出来?


看着莫关山一脸迷糊的样子,贺天下腹火热,拉着莫关山就在想在河边来一发。


莫关山任他来了,现在是在水边,补充了水和吃点食物再出发,随着秋天来临,河水会降下去,渐渐的他们的水就要用的越来越少了。


他摸着贺天强壮的背肌,一边看着他半石化的手臂,心里叹了口气,他没有可以联系到见一的办法,只能在晚上祈祷上城的火神神灵,他希望见一能够听到。


贺天卖力的挺着腰把莫关山撞的一晃一晃,被压在身下的脆黄草叶都被压成了碎屑。


莫关山的肚子突然动了动,有什么东西顶着他劲瘦的小腹小小的滚上一圈。


莫关山看的最清楚,他没什么特别感觉,只知道肚子里有个不得了的东西。


贺天赫赫一笑,顶的更加凶猛,然后他的小腹就有所感应似的,突起的更厉害了。


莫关山紧张的要叫出声来了,他掐着贺天的根部咬牙问道:“这是什么?”


“我们的孩子。”贺天轻轻的抚着他的小腹:“火灵与大地能量的结合。”


“我已经答应要去你的部落,你再拿孩子来骗我干嘛?”


“真的是我们的孩子。”贺天解释:“大鱼是上古神物,总会有一点办法知道怎么生的。”


“它怎么能信?它上次还想吃我。”莫关山恨不得掐死他:“说,你干了什么?”


“我拿石头和它交换,就是那些会发光的石头,里面有它们喜欢的能量。”


远在空间裂缝的蛇立:……人类,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可是……”莫关山摸着自己的肚皮,脑子里瞬间过了一万个念头:“我要怎么把他弄出来……”剖开肚子吗……


贺天一点也不急,他把莫关山翻了个身,继续压进去乱捅:“等月升起。”


“出去!孩子会难受……”


“我更难受!”


莫关山生气的拍打着他的背部:“可恶的野蛮人。”


他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把自己的全部给了贺天。


等天上的星得出来,月亮从云朵中出来,石锅里的鱼膘已经等候多时,贺天让莫关山平躺,让他闭上了眼睛。


莫关山全身的能量似乎都被抽走了,他原本准备积攒力量突然破五级,瞬间掉回了三级……


亏了……真是亏大发了。


力量一下子被抽过,他立刻困倦的睡了下去,等他醒来的时候,贺天也睡的很熟,周围被他用树枝插起来围成一个两米高的大圈,用泥加固,没有动物敢过来打扰他俩。


莫关山看着怀里的白色光球发起了呆。


手掌那么大的圆球,里面有一半红色的火焰在游动,莫关山心思一动,把它放在脸颊贴着,火焰似有所觉,也贴过来磨蹭。


“宝宝好乖……”贺天的力量……很可能接近半神了,只是他还是没恢复过来,如果贺天完全清醒,不知道会有多强大。


他摇醒贺天:“快,我们去捉一只刚下过崽的母兽来。”他急着想当爹。


“……宝宝要明天的秋天才会出生啊。”贺天抱紧他,亲吻着伴侣的脖子:“别急,名字由你来取。”


贺天蹲下身去,他掰下一块石头放进嘴里咀嚼一番:“快到了,这里的石头是能吃的,小的时候我饿了,就会吃这个,把食物全都给我哥哥,后来我哥哥也学会吃石头了。”他们兄弟俩几乎没为吃的忧愁过,当然不是因为他们是族长的儿子,而是他们的天赋。


这种事祭司是不知道的,否则他们一定活不过十岁。


两人行走在陡峭的山涯上,贺天一直在拉着莫关山往上走,突然天边传来雷声,连山体都开始摇晃了。


贺天拉着莫关山开始躲避山上滚下来的落石:“兽潮来了!一定是族里出了大事,连大地都开始愤怒了。”


莫关山抱着的东西都被他抛弃了,他只想紧紧护着怀里的光球。


肉眼可见的兽群由止顶冲下来,没头没脑的击着石头,有的体型庞大甚至是滚下来的,它还没来及站起来,后面冲过来的就把它踩成了肉泥。


一只横冲直撞的牛从斜后方撞了过来,大块落石滚落下来,重重的撞击着加同在的后背。


贺天咬着牙,身体逐渐石化,他紧紧的拽着莫关山的手。


莫关山的兽皮被一牛角沟住,坚硬的角划破了他的肚子,他的手被落石砸断,被迫松开了手。


“关山!”


莫关山在陷入兽群时从怀里掏出光球用尽全力抛给了贺天:“保护我们的孩子。”


他落在了兽潮中,贺天接住光球用石头包好扔到一边,也投进兽湖中寻找他。


他只看到了大量的血迹和破碎的兽皮。


莫关山不见了……


“啊——”震天的怒吼连野兽都畏惧,它们停下蹄子开始慢吞吞的往下走。


一个一个前仆后继的跳下了悬崖,摔成肉酱。


莫关山醒来的时候,望着的是自己极为想念藤条天顶,他恍惚了一阵,以为自己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可当想起身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浑身是伤,伤口都被用力的包扎着,浑身都是他熟悉的药草味。


“醒啦?”在屋外熬药的见一见他醒来,松了口气:“还好你醒了,半个多月了,我以为你要变成值物人?”


“咳…槙物人……是什么?”莫关山喝着药:“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把你带出来的时候,还顺便带了几十头角牛出来。你碰到了兽潮,掌握大地之理的黑瞳部落恐怕有大变故。”这次他抓的特别准,一抓就把莫关山救了出来,还顺便吃了顿野味。


“我……”莫关山说:“我想去黑瞳部落。”


见一还未说话,展正希走了进来:“别去,最近都在流传一个信息,黑瞳部落触怒了大地之母,所有部落的人都被沉入大地长眠,你就是想去,也找不到方向。”


莫关山看了眼见一,见一认真的点了点头:“你先养好伤,我会帮你的。”


莫关山喝着药,眼泪流到了乌黑的汤里,他得到亲友的关怀很感动,也为失去的伴侣感到痛苦。


他的贺天,到底在哪里?


即便他的伤好了,上城的平和富饶受到了外来者的觊觎,西边突然来了一群侵略者,而作为子民的莫关山,依然投入了保卫家园的战争中。


春天又到了,莫关山把钓好的鱼放进背篓里,上城的版图已经扩大,渐渐的,当年他在那碰到贺天的地方也差不多被容纳进了上城的地盘中。


他经常会来这里钓鱼,偶尔也会做一顿好吃的给人鱼尝尝,受过他恩惠的人鱼会诚实的告诉他说:“那边总有人在偷看你。”


大约鱼的感知力与人类不相同,他身为五级的火战士,体能已经非常的强,他却感受不到任何一丝不安的危机。


也许对方根本没有恶意?


他原意静静等着,如果那个人忍不住了就会自己出来。


他或许是来找见一合作的,只是不敢贸然过来,莫关山天天坐在河边烤白鱼,他相信那个人一定会受不了的,毕竟他是祭司的御前大厨。


终于有一天,那个从忍不住了,隔着一道河,那个人身上披着是他上城卖出去的稀有白布,柔软泛着淡淡的光泽,他的模样变的更好看了,那张脸很干净,带着温柔的笑容。


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孩子一头火红的头发,两只乌黑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河对面的男人。


“看见了吗?”贺天对他说:“那就是你的另一个父亲。”


莫关山激动站直身体,他不可抑制的流下眼泪。




END




哦,忘记了哈哈哈,忘记打END了?怎么大家貌似不想完结的样子?


只有五章哦

评论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