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吖Ming同阿但君

《驯养》四

阿阿一朵小红花:

我的天我为什么要这么拼,写了好久好久,好困,我去睡了


走过路过都别忘记给我小心心啊




不知不觉,洞外草原上的草已经开始泛黄,度过了炎热能把人晒脱皮的炎夏,秋季很快来临。


远处草从猛的一晃,一只牛角豹竭力一跃,穿透在背上的木箭突然燃烧,它绝望的倒了下去。


已经和野人生活半年并且安然无恙的莫关山举着弓走了出来,他蹲下身去查看猎物,猎物的心脏被他射中又加上他控火燃烧,内脏基本都熟了。


他扛起猎物准备往回走。


上城也好,丛林也好,他总是适应的很快,原因就是因为他从小就是过着苦日子过来的,在上城无非是吃住上条件有的选择,而在外面,他的皮肤马上就深上一层,身高没有变化,骨头与肉都重了一圈。


能力也突破四级了,他可以使物体自燃,当然这还不够,可他找不到窍门,如果祭司在身边,以见一的见识,一定会给他很多建议。


他扛着猎物回来,发现贺天还没回来,便用石刀开始给猎物剥皮,他切开肉的时候,里面被烧透的肉香散了出来,洞穴后面那条大鱼开始在水里翻滚了。


有一次贺天把他在河边烤焦的鱼嫌弃的扔进河里,反而让这条鱼也馋起熟食来,只要他们在外面煮东西,那条鱼必然会燥动。


而贺天不准他去投喂,红毛虽然没见过大鱼的真面目,他也不会贸然让自己陷入危险中。


虽然一开始很讨厌这个野人,不过贺天的确很厉害,对于他在上城所学的知识,他已经没什么可交给贺天的了。


另外,贺天似乎想起点什么了,他说他要出去几天,就那样走了。


也不怕莫关山会不会跑。


莫关山会跑吗……当初那块能量石他只吸收了一点点,太多他也承受不了,每天都吸收一点,半年就突破四级了,他真的愿意丢下能量跑回上城吗?


莫关山爬到瀑布上方,开始清洗竹篮里里带血丝的肉块,这么高的地方,那条大鱼想碰他也难了吧。


可惜,他低估了大鱼的体型。


大鱼是上古生物,几十年前被一场洪水从长河的一头冲过来,落到了这么窄小的地方,平常一直蛰伏在水里的深处,真正见识过它巨大体型的只有贺天。


瀑布突然逆行冲至天际,莫关山立即反应过来往后跑,可是太晚了,一条滑腻的肢节盘住他的小腿,小腿突然一麻,他摔倒在上,旁边的肉食全都散落一地。


大鱼对肉毫无兴趣,莫关山那点小火花对皮厚的它来说就算是焦了过段时间也能找出新的。


它的触手坏了几层破,却也成功的把这个人类抓到手里了。


一只如章鱼一般却在头顶布着一只巨眼的半透明生物半伏在水里看着他。


莫关山心里一紧,尚能活动的手摸向后腰插着的石刀,他一动,巨眼旁边的皮肤突然开裂,密密麻麻的眼睛都紧紧盯着他一个。


莫关山被看的头皮发麻,忍不住反胃想吐。


大鱼……大章鱼伸出触手轻轻的碰了莫关山的脖子,毒素很快让这个人类全身发颤,四肢瘫软。


莫关山半昏迷的瘫倒在河边,他努力眼开眼睛,面前却是一半白的雾气,一只滑腻带着粘液的手在轻轻摸他的脸。


……好恶心。莫关山闻着那股鱼腥味,酸水从喉咙口涌了上来。


他们一天就吃两顿,中午那顿已经被糟蹋了,他现在肚子空空,什么也吐不出来。


那只手似乎有毒,指甲是深黑色,小心的摸着莫关山温暖的皮肤,它也怕不一小心把这人类弄死了。


当然不能马上就弄死,这个人类,肚子里有很厉害的能量。


它撕扯着莫关山身上裹着的毛皮,浑身赤裸的人类蜷缩在它腿下,尽管意识半昏迷,还是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肚皮。


这个人类还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吧,那股由两人强大的能量所交融出来的孩子。


上一次那个石头人揍的它断了好几只手,问它索要储备能量的容器时,它就知道能坐等着验收成果的那一天。


人类就是愚蠢。


虽然还有些早,不如就趁那石头人离开这两天,先把能量占为已有吧。


它变成人的模样十分好看,有着上古神物的血脉,连脸都完美到找不出缺点,阴柔与英气并存,身上也没有其他地方长了眼睛,除了下半身是不断游动翻滚的蛇,在他的驾驭下,蛇身与人形混为一体,如果见一在这里,大概会认为这是男版美杜莎。


差别就在于,美杜莎是头发都是蛇,而蛇立,它没有腿,下身只靠蛇在游动,而这些蛇还不太听话,所以,它一般在陆地上只能爬行。


它抚着莫关山微突的小腹,手移到臀腰,抚着臀缝里的凹处,蛇立的竖瞳蓦然收缩。


真是温暖的地方,如果先把能量掏出来,这个人很快会死吧。


还是先享受一翻吧,虽然春天早就过去了,可若是通过与火战士交配,由自己生下幼崽,再吃掉,说不定以后就能慢慢积攒火的能力。


蛇立抚了抚自己银色的头发,脸部表情微微一动,努力的做出要笑的表情。


第一条蛇嘶嘶吐着信子,三角蛇头在莫关山的臀缝中磨蹭一翻,后面的蛇都争先恐后的想钻进去。


蛇立掐着不听话的其它蛇头,“别急,我们先把他拖到水下面,等他没有呼吸了钻进去玩,在里面把他吃光,好不好?”


闷死的都比较好吃,蛇立几百年被人当水神时,都是这么享有被当作祭品扔到水里的零食。


它抓着莫关山的两条腿,开始往后爬回去,离开水有些久,它有些呼吸困难,可恶的火战士,它的内脏似乎在燃烧?


贺天回来的比预期还要有些晚,他看到门口火堆燃尽,食物却没有架到上面烧烤就知道有什么不对,赶到水后面一侧就看到这样让他焦急的一幕。


他抬起一块巨石扑过去,石头在半空就被化成巨斧,蛇立只来的及躲避,下身至少被切断了五个蛇头。


它痛苦的嚎叫起来,动作更快的想下水,可贪心的它仍然不肯放开抓着莫关山的手。


贺天脸上有愤怒有痛惜,他显些就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伴侣。


他用莫关山教他做的石刀削断了蛇立的指甲,从它手中夺回了自己的爱人。


被伤到的右臂迅速变黑,贺天一边石化它防止毒素蔓延,一边把伴侣轻轻的放在安全的高处,筑起半圆型的笼子,只留了通气孔。


做完这一切,他回过头,满目阴森。如果大鱼再想他的人,也要先问问他的拳头。


蛇立用新长出的手捡起被削断的手指,放在嘴里连骨头咽了下去。它愤恨而阴狠的盯着贺天,却只能不断的往后爬着,滑入水中,浮起一蓬血水和淤泥。


如果贺天和它硬拼,它也得不了好处,他的肢节已经被毁了大半,重新长出来又要好几年……虽然两方都讨不着好,不过面对这个坚硬又难吃的石头人,它没必要把自己的身体搭进去。


还是养伤吧……只是那个人类,真是太香了……可惜啊可惜……


莫关山起码睡了两天才醒,他都快饿疯了,除了手脚还有麻痹感,整个人都还算是意识清醒。只是贺天的手……似乎不太妙。


贺天的手变黑了,伤口有恶臭,再不处理,恐怕会蔓延全身。


要把手砍掉吗?


残疾的战士,哪怕是七级的,伤了一只手,以后要怎么过……当然,如果贺天有奴隶为他做事,也是没什么可担忧的。


任谁都知道,截肢对生体造成多大的影响,以后有多不便利……肉与骨头分离会有多痛苦。


莫关山轻轻的抚着他受伤的手臂,内疚的低下头,他尝试着捣碎草药敷在上面试图挽救。


没有用的,贺天早就试过了。


他看着莫关山为他着急心慌,嘴角不由的翘了起来:“这里不安全了,跟我回部落吧,我已经想起来了。”


莫关山满脸抗拒,可看到他的手,为了救他的命,贺天才会因为他失去了重要的手。“你们也有祭司吧……他有可以治疗的药吗?”


“我会想办法拿一些药,至于祭司……”贺天摇了摇头:“思想残暴而狭隘。”这是他跟莫关山新学的词,马上就用到了。“他会叫人按住我,砍下我受伤的手。”


“如果砍下能治好的话……”


“他会故意不医治我,如果我很倒霉的死了,他会叫人把我肢解,吃掉我的肉,把我的头骨用来盛水喝。”


他搂住莫关山,捏了捏对方震惊的脸蛋:“你害怕?你早就知道黑瞳部落的习俗,我的能力他们都想要。所以,手可以截断,但是回去拿药时,我绝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的手有问题。等我拿到治疗药以后再试试,我不一定会死。”


莫关山的眼神变的坚毅而决然:“我陪你回去。”


“你不是很恨我吗?”


“我要救你,因为你救了我。”也因为贺天敢为了他与那样可怕的生物对峙,才让他明白,自己似乎一直没站好位置。


贺天对他,不是能操又能吃的储备粮,而是要过一辈子伴侣。


如果是伴侣,他愿意接受,也愿意对贺天奉献他的忠诚。


贺天痛快的大笑,他似乎得到了极为满意的答案。


这就是他选的伴侣,聪明勇敢,一切美好的词语都该用来赞美他。


大地之母啊,感谢您所有的赐予,愿我贺天死后能用半神之躯来保卫这片大陆。


莫关山吐露了心里话后,有些羞涩,只敢背对着贺天睡。贺天靠着他,就算是手受伤也要紧紧包围着伴侣,护着他进入梦乡。


山洞里漆黑一片,除了被贺天刻意放在角落,用来夜里发光的几颗石头能隐约照出一些轮廓。


虚空中伸出一只白皙的手,那只手在空中停下似乎在辨认方向,当他正要朝莫关山伸出手去时,贺天抓过旁边的一块夜光石丢了过去。


那只手立刻抓住,消失在黑暗中。


那只手经常会在夜半出现,它似乎是来寻找莫关山的,只不过,每一次都被贺天误导,带了奇怪的东西进去。


“找到了?”首领之子展正希坐在见一身边,看着他的手消失,又从空中摸出一块石头来。


哦,又失败了。


见一把石头扔开,揉了揉眉头:“每次都是石头或者稻草,明明知道那里是对的,可当我去寻找的时候,就会迷失方向。”


“下次吧……”展正希摸了摸他的头:“我们会找到他的。”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在捣乱,我就把他送到空间裂缝里!”一百年!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