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吖Ming同阿但君

《贺天居然有个崽》9

阿阿一朵小红花:

奇异博士蛮好看的,和 @纵生 一起看的,她请客,嘿嘿


特效超棒,棒到晕3D的人最好慎看,里面很多万花筒影像,怕你晕吐


内容秉承漫威一惯风格,严肃中带着冷幽默2333,斯坦老爷子出镜(1/1)


彩蛋也很有趣,一定要等到最后哟,最后的最后,我是指列黑屏白字的时候


故事的结尾就知道会出第二部了,还是相当期待的,果然彩蛋不负我




红毛睁开疲惫的眼皮,总以为自己可能睡了两天两夜,他手脚还是软的像面条,仍是坚持的想起床,“啊——”


红毛一屁股滑在地毯上,小猴子的鸭子鞋由远到近踩了过来,看到红毛坐在地上,他扑到红毛怀里:“爸爸起床了,爸爸是小猪,叫不醒的猪猪。”


红毛的眼前还是虚晃的,他愣了一会儿才抬手搂住孩子:“乖……饿吗?”


“不饿。”小猴子抬头,红毛就看清他嘴边的奶油。


贺天还没走吗?真不爽,他不喜欢别人乱碰他的厨房。“……我去看看。”红毛先是四肢撑着地板,再扶着柜子站直,他几乎是贴墙走去阻止正在他厨房捣乱的人。


“贺天……喂,别碰老子调好的奶油……”他扒着门低声吼道:“喂……”


“嗯哼?”周女士从冰箱后探出头:“你醒了?”她走上前,摸了摸红毛扶墙的手,“好凉,你看起来要发烧了。”


红毛有些发傻,被周女士强势的推到沙发上坐好,他看着周女士清淡的妆容:“你……今天不上班?”


“打电话给你是小猴子接了,他说你生病了。”


红毛张了张嘴,看了眼卧室一角的小猴子,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小猴子会干的事。“咳,我,没事,可能是工作累到了。”


周女士叹了口气:“可不要太辛苦了,我和娜娜都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


红毛听的懂她的意思,他看着周女士担忧的面容,为她将落下的发丝别到耳后:“别担心,我可以的。”


两人靠的很近,小声的交谈着,突然从厨房走出来的贺天把红毛吓了一跳。


“你?我刚才怎么没看到你?”红毛看着贺天一身白衬衫肩部灰白一片,脸上也黑了几道:“你对我厨房干嘛了?”


贺天冷冷的看了眼他:“修水管了,不介意我用下你的浴室吧?”


介意啊。红毛正要张口说不,小猴子抱着玩具跑过来,扯着贺天的裤角:“叔叔,我带你去呀,你要不要穿我的衣服?”


贺天被小猴子拉着裤管从他们面前走过,红毛总觉得贺天的嘴角好像长歪一样,阴侧侧的。


周女士解下围裙抖了抖:“好了,多亏贺先生把水管修好了,也是他帮我开的门,饭点到了,我想我炖的牛肉粉丝应该不比你给我做的差吧?”


红毛笑了笑:“做的比我好吃我就聘你去饭店当主厨。”


“主厨是当不了,您可以聘别的呀。”周女士俏皮的冲他眨眼:“我觉得你也可以梳洗一下了,都是酒味。”


“抱歉。”红毛才想起自己的状况,他慢吞吞的走回房间,打开柜子找了件衣服,他敲敲传出水声的浴室门:“喂,贺天,给你衣服。”


贺天打开门,身上都是泡沫滴嗒着水,红毛一看眉毛就要竖起来:“你……”他还没说出话,贺天用力的抓着他的手拖进去,碰的一声关上了门。


红毛甩开他的手,把衣服抛到挂勾上:“喏,你的。”


贺天坚持的抓他的手,虽然一言不发,脸上却是怒容毕现,他执拗的看着红毛,黑眸里水亮看着有些可怜。


红毛推了他一把:“我先出去,你洗完再说。”


砰!


半雾玻璃门上突然按出一个手印,贺天的手挡在他的面前,压抑着怒气的声音让红毛以为贺天想咬自己一块肉。


“你想和她好?”


红毛点了点头,“你没瞎就好。”


贺天看着红毛无所谓的神态,心里蓦然一刺,他极度不甘:“她也是个A。”


“是的,但是我至少是喜欢女人的。”红毛抬头看他,态度十分坦荡:“你只是提供了细胞,孩子是我养大的,抚养权这东西我希望你不要和我争,如果你想看小猴子,随时都可以。”


贺天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拇指滑过他的眉间:“那里有瓶O信息素的香水,你曾经拼命想伪装A,这样不服输的你,现在居然也肯喷上O惯用的香水了。”他气的捏着红毛的肩膀:“你变了。”


“是啊,你还指望我,一个生过孩子的B,能真的去当A吗,你知道我多想割掉内生殖吗?”如果不是这项手术成功率几乎为零的话,红毛掀起衣服,露出裤边,他给贺天展示了自己的伤口:“这么长的疤痕,任谁都知道我一定是生过孩子的B,我甚至抢了O的活干,你觉得,我开心吗?”


他当然没有开心过。


贺天看过红毛所有的资料,从少年时到现在,一直在为生计奔波,债务没有停顿,带着孩子,能找到什么好工作,甚至有过几次被关进看守所的记录,因为那些混帐A的嘲笑,还有想抢孩子的人贩子,就算是遇到了蛇立,也是被对方羞辱到底的对待。


“对不起。”


“我不接受。”红毛推了推他的胸口,示意他继续清理还带着泡沫的身体:“这些话你以前就说过,你以为我真的会信吗?”


贺天的眼里盛着难过,他眨眨眼,又恢复成原来那副傲气十足的模样。“如果你真的选择和她结婚,我会一直和你争执到底,我甚至不会让法院结案,缠着你一辈子,你后半辈的生涯里有一半都是与我在交手,她只会是睡在你身边的陌生人。”


“你!”红毛被他怼的说不出话,他看着贺天走到淋浴喷头下面,捡起台上的肥皂狠狠的砸了过去。


“唔——”贺天低弯腰捡起,他的笑声令人觉得发凉。“要打一架吗?”


红毛心里暗叫不好,他的身体状况估计是掰不过贺天的,他后背一寒,马上就想先离开水浴室,T恤领子被一拽,贺天一只胳膊卡着他的脖子把人拖到喷头下。


“我日。”红毛张口喝了点水进去,他手肘往后抬,没什么的筋道的击打了在的后背。


“呵呵……”贺天一只手就把他的两只手腕紧紧抓住,他看着被水淋湿的莫关山,他觉得,也放许莫关山还没有变,只是因为太辛苦了,所以伪装起来。


他瞅着怀里人一脸不屈的模样,还是以前那生嫩的样子,只是变的过于清瘦,脾气还是一点就炸,一委屈就眼睛发红,就像现在这样。


这狭小又充满雾气的空间里,两人的呼吸因为争执而粗重,红毛挣不开身体,恨自己太没用。


“喂。”贺天舔了舔嘴唇:“别瞪了。”


“……”红毛坚持的瞪着他,他说的已经够多了,可贺天总像是听不懂一样,不知道脑回路怎么长的,他过他的日子,贺天回去做他的老板,这样不好吗,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他可不知道自己有着媲美O的魅力。


究竟是年少时不甘还是因为一直作祟的征服欲,才让贺天这样一直不肯放弃。


没错,昨天他救了自己的确是很感激,但是……讨厌就是讨厌。


“还瞪。”贺天低下头去,鼻尖贴着对方的下巴蹭了蹭,然后咬住对方的嘴唇。


久违的甘美,贺天边笑边吻,虽然昨晚已经尝过了,但是接吻总是如此美好,这是他爱的人,他从高中时就咬过这张嘴唇,把对方的脏话全都封在喉咙里。


他真喜欢莫关山,哪里都好,骂他揍他,他也喜欢的不得了。


他到底着了什么魔?


周女士带着小猴子玩你拍一我拍二的游戏,看到红毛换了衣服走了出来,头发都吹干了,脸上带着用过热水的红晕。


“夏天还用热水,不热吗?”


红毛不太自然的笑了笑:“怕着凉。”






我好怕,我是不是又崩到外太空了?TAG打了似乎没用?小伙伴们帮我推荐下吧?

评论

热度(574)